您好,欢迎来到站长资源库!分享精神,快乐你我!?
  • 首 页
  • 留言求助
  • 当前位置: > 最新新闻 >
    致山西省襄垣县人民法院李露刚院长的一封实名公开信
    时间:2019-04-22 11:15 来源:互联网 作者:社会头条新闻 浏览: 次 收藏 挑错 推荐 打印

    致山西省襄垣县人民法院李露刚院长的一封实名公开信

    尊敬的李露刚院长:您好!

    ? ?为防止冤假错案,保护民营企业,保障人权,党中央政法委,最高检、最高法各自相继出台了一系列防止冤假错案的指导意见及冤假错案责任追究制的相关规 定。但您主政的襄垣县人民法院于2018年12月12日,对我儿龙亚飞做出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十个月的(2018)晋0423刑初170号的刑事判决书。仍然无视综上 防止冤假错案的相关规定,违背疑罪从无的审判原则。抱着有罪推定、我行我素的态度,在审判时,对我儿涉嫌诈骗一案的真正事实的前因后果,客观因素形成的表面 现象,并未做全面认真的分析、审查、判断,而是抛前不顾后,只单纯草率、片面地在整个事实过程中,采取选择性、摘取其中的一个情节,作为我儿有罪推定的证据 。对卷中真正事实、符合常规逻辑的无罪证据不但不采纳,反而进行了规避和隐瞒。这起冤假错案(判决书),不仅给我儿龙亚飞精神上、心灵上进行了严重的摧残(导致我儿子龙亚飞重症抑郁症复发, 在住监狱之前,因为以秦建玉为首策划的纪检委调查时期,秦家二兄弟秦建玉、秦建伟就公开威胁龙亚飞的母亲:“如果你们再上访告秦建伟的状,就让你儿 子住进法院。”龙亚飞的生母有举报秦建伟挪用集体资金百万等十二条罪状举报信,已经送到了省纪检委),又将我儿四处筹借贷来的千余万元资金,千辛万苦 、耗尽心血、投资建设不到二年的农业合作社毁于一旦,更给我全家老少三代带来无法承受的痛苦、煎熬。我儿至今仍在牢狱之中。对贵院的这份错误的判决,我与我 儿坚决不服,提起上诉,长治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裁定发回贵院重新审判。本人为了防止贵院为维护自身的所谓“脸面”,骑虎难下,故伎重演, 继续坚持原来的错误判决,不得不将我儿究竟是有罪?还是一名无辜受害者的事实真相,以网络形式,实名向您反映:

    ? ?尊敬的李露刚院长:龙亚飞是我的儿子,对他的为人做事、人品我最了解,同时,对我儿所谓的涉嫌诈骗的前因后果,整个事实经过我掌握的更清楚。2011年 ,我儿子作为坡底村的党支部书记、村主任,为响应党中央发展农村经济、延伸农业产业链的号召,在镇政府的安排下,想尽一切办法四处借贷千余万元资金,投资建 设农村养羊合作社(法人代表),历经一年多的艰苦奋斗,2011年,一期工程完成,并购买羊群近200只,2012年二期工程建设刚刚开始,因夏店煤矿采煤,造成合作 社全范围成为塌陷区,夏店煤矿和夏店镇政府通知我儿子,立即停止二期工程的建设,遣散施工队。一期工程的经营及羊群,迅疾先行转移后搬迁。因当时我儿经济十 分困难,因此,夏店煤矿、夏店镇政府为了急于预防出现安全事故,规避他们自身的责任,在没有决定赔偿方案之前,只支付了少部分补偿款,先进行停止经营,撤离施工队伍。夏店煤矿、夏店镇政府多次对我儿做工作,最终三方协商确定,先行支付我儿的合作社部分补偿金,也就是本涉案的418048元的金额,作为上千万规模的企业进行转移,并要建设二期工程的施工队立即撤 离,既要给施工队结算工程款,又要支付违约金,这点资金的却是杯水车薪,但是我儿作为支部书记村长,人又诚实爱面子,为大局着想,才无奈接受了该款项。谁知 这笔款项给我儿子招来横祸,被一些黑恶势力、村霸及其保护伞将此合情、合理、合法、夏店煤矿积极主动支付给合作社的部分补偿款恶意篡改为避险费,并以诈骗罪名将我儿投入监狱。

    ? ?2019年4月10日,贵院对我儿涉嫌诈骗第二次进行了公开庭审,本人进行了全程旁听,通过这次法庭的调查、举证、质证,控辩双方的辩论,更加证明了我的 判断:我儿子是无罪的。

    ? ?一、夏店煤矿因采煤造成我儿龙亚飞投资的合作社停止经营,并导致二期工程停止施工,给合作社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这是无可非议的铁的事实,庭审中控 辩双方对此毫无争议。夏店煤矿在没有制定落实搬迁方案之前,自愿先行支付部分补偿金的主体是合作社,并不是支付给合作社某个成员,或者其他人员,合作社接受 该款理所当然,该款如何支配、如何使用的权利,完全归投资者所有,其它任何部门均无权干涉。

    ? ?二、《关于慈林山夏店煤矿采矿涉及夏店镇坡底村企业盛草坪养殖专业合作社受损补偿费的请示报告》;《夏店煤矿搬迁协议说明》、《夏店煤矿避 险费说明》,《夏店煤矿发放避险费事项说明》夏店煤矿负责搬迁的副总李志华询问笔录、夏店镇镇政府镇长李小平的询问笔录等相关 证据,相互印证以下几点:

    ? ?1、夏店煤矿采煤造成坡底村地面塌陷,有两个搬迁主体,一个是部分村民住户,另一个是我儿养羊的合作社。 (责任编辑:社会头条新闻)